|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登录 注册
免费会员

河北省霸州市信任通线路工具厂

主营:玻璃钢穿孔器, 墙壁穿线器,穿管器,双稳机电缆拖车, 各种电缆放线架...

正文
“高铁概念股上市和郎酒IPO都在为IP焦虑
发布时间:2019-09-04        浏览次数: 次        

  今天的两起企业案例,都与IPO有关。只不过,一家成立10周年成功上市;另一家,10年前就计划上市,至今多次IPO未果。碰巧的是,他们都与IP有关。前者上市前夕遭遇

  8月28日,“高铁概念股”唐源电气,在公司10周年之际,成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

  成立于2010年的唐源电气是轨道交通运营维护解决方案提供商,主营业务为轨道交通行业牵引供电和工务工程检测监测及信息化管理系统的研发、制造和销售。公司客户群体从铁路领域延伸至城市轨道交通领域,覆盖了中国铁路总公司及其下属18个铁路局以及供电段、工务段、车辆厂,中国中车下属主要车辆厂,以及全国多家地铁公司和总承包商等。

  唐源电气还是一家具有较强技术背景的公司,董事长陈唐龙,此前曾为西南交通大学教授,在相关领域的教学、科研工作,具有二十余年的教学、科研、开发和实施经验,在国内该领域是名副其实的“领头人”。目前公司拥有50 项专利、115 项经登记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

  上市前夕,国铁精工曾针对陈唐龙夫妇存在重大刑事、民事风险,且唐源电气招股说明书中存在虚假记载、重大遗漏情况三次向证监会进行了实名举报。

  据悉,多次举报唐源电气的国铁精工成立于2009年5月,主营业务与唐源电气类似,同样从事轨道交通接触网检测相关产品的研发、制造和销售。唐源电气招股书披露,陈唐龙在西南交通大学任教期间,曾经先后出资成立唐源科技、国铁精工等公司,并曾经在唐源科技、国铁精工、瑞铁电气等公司担任董事等职务。后来通过注销唐源科技、转让国铁精工股权的方式消除同业竞争,并于2010年成立了如今已经上市的唐源电气。

  国铁精工认为,陈唐龙在未从国铁精工退出股权之时,便自行经营与国铁精工业务一致的唐源科技和唐源电气,同时在经营中使用了国铁精工的知识产权,侵占了国铁精工的商业机会使其利益受损,并指责唐源电气信息披露并不真实。国铁精工已对此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唐源电气承担侵权责任,并赔偿经济损失1亿元。

  唐源电气随即进行否认,并表示公司的核心技术均来源于自主研发,拥有的相关核心技术并非国铁精工的专利技术和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生产销售的产品所使用的核心技术均系自主研发,未使用国铁精工的专利;未销售过国铁精工拥有软件著作权的软件产品,也不存在将国铁精工的软件著作权用于自己的产品进行生产销售的情形。

  2018年5月25日,国铁精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就唐源电气名下 “一种隧道高清全息成像装置”(专利号:4.0) 实用新型专利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同年10月26日,国家知识产权局支持了国铁精工一方的举证,并做出“宣告专利权全部无效”决定。

  这还不算完,国铁精工表示,后续该公司还将继续对唐源电气名下专利提出无效宣告请求。

  我们检索到,唐源电气所拥有的专利中,含金量最高的发明专利申请只有31项,而获得授权的只有5项,且均是在2016及以前年度申请的。而在此后的2017年和2018年,唐源电气并未有新的发明专利授权。而公司只申请了9项实用新型专利,目前已经有一项被无效。如果后续被竞争对手打压,不知这些专利能否经得起无效及诉讼考验。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四川监管局网站更新了郎酒的辅导备案基本情况表。信息显示,郎酒辅导备案日期为8月16日。这意味着郎酒股份终于正式踏上IPO征程,明年或正式登陆资本市场。泸州市人民政府在《泸州市千亿白酒产业三年行动计划(2018年-2020年)》中也提及“到2020年,郎酒股份公司成功上市,主营业务突破200亿元。65522水果奶奶现场开奖,”

  我们知道,郎酒是“川酒六朵金花”之一。“川酒六朵金花”中已经有泸州老窖、五粮液、舍得、水井坊四家上市公司,只剩郎酒、剑南春尚未上市。

  其实,郎酒早在十年前已经谋求登陆资本市场,不过最后都与资本市场擦肩而过。第一次传出上市计划是在2007年,此后2009年8月,郎酒集团再次提出上市规划,但再度被搁浅,期间多次传出借壳上市的消息,一直未果。

  郎酒上市之路如此坎坷,这次真的能成功吗?比如,“郎酒”商标归属权未定,就是一个致命的隐患。

  郎酒始于1903年,至今已有100年悠久历史。当时长期发展缓慢,陷入巨额亏损,直到2001年泸州市政府于对郎酒集团进行了改制,由汪俊林接盘,在短短的10年时间内,将一家濒临破产的企业,做成了销售收入超过100亿元的大型企业集团。但是,改制后的郎酒集团虽获得了企业的全部有形资产,却唯独未能获得企业无形资产的重中之重——商标所有权。

  目前,“郎牌”商标仍由泸州市古蔺县国有资产投资经营公司下属的国有独资公司久盛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有。按照当初的对赌协议,汪俊林只有把郎酒市场营收达到120亿元时,郎牌商标权就归属于郎酒。而在2018年郎酒已重回百亿阵营,这或可表明对赌协议中的营收目标应该基本实现。

  我们查询到,目前与郎酒有关的“郎酒”、“郎酒老郎酒 1956”、“郎酒紫砂郎”等商标都确实仍属于古蔺县久盛投资有限公司。虽然汪俊林在2010年控股久盛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但是国有股转让必须挂牌交易,因此,对于当前郎酒商标归属问题,还是一个待解的谜。

  以上两则企业案例告诉我们:IPO的主角必须是“IP”。好技术+好商业模式,可以让你白手起家,一跃成为CEO,直指IPO,快速成为人生赢家。然而,近年来不少拟上市公司在IPO关键时期,因为各种专利、商标、著作权等知识产权问题而不幸“栽跟头”。

  最后再次提醒一下,科技型企业更应提早注重专利布局,建立核心技术壁垒,以增强应对相关风险的实力。同时应做好知识产权侵权风险的预警与规避,才能打造顺利的IPO之路。因为从某种角度来说,创业就是从IP到IPO的过程。IPO一旦缺少了“IP”,就等于只剩下“O”。

  事因:新加坡知识产权局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新加坡在三个月之内就将一项人工智能(AI)专利授予阿里巴巴集团,而相比之下,平均审批周期为两到四年。早在今年4月,新加坡知识产权局宣布,将致力于提供全球最快的人工智能发明专利申请通道,把人工智能相关专利的申请授权周期缩减至6个月。这一政策将使新加坡成为全球最快通过AI发明专利的国家。